首頁>上市公司>

文章

常年虧損商票驟增4億 銀鴿投資與控股股東關系被重新審視

文 / leiyuan 來源: 投資者網 2019-10-21 11:36:27

  10月14日,河南銀鴿實業投資股份有限公司(600069 SH,下稱銀鴿投資)因2018年2月份辦理重大資產重組停牌事項不審慎,導致公司股票長期停牌,影響了股票的正常交易秩序,被上交所予以通報批評。違規停牌的起因是:2018年2月22日控股股東漯河銀鴿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銀鴿集團)通知銀鴿投資正在籌劃與其相關的重大資產重組事項。因重組事項存在重大不確定性,銀鴿投資決定停牌。

  通報批評一公布,立刻引起市場關注,與此同時,銀鴿投資與其控股股東銀鴿集團之間的微妙關系也被重新審視。

  一起掙錢,還是內訌?

  銀鴿集團是2004年初在銀鴿投資基礎上組建而成的大型企業集團,持有銀鴿投資股份總數7.69億股,占銀鴿投資總股本的47.35%,系銀鴿投資的控股股東。兩者之間談不上生死相依,至少也是骨肉相連。

  然而,2019年8月17日,一紙訴狀,銀鴿投資將其與銀鴿集團共同參股的公司營口乾銀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營口乾銀)告上了法庭。訴訟公告提到: 2019 年 6 月,銀鴿投資發現營口裕泰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營口裕泰”)股權發生變更,變更后營口乾銀持有營口裕泰1%的股權,鄧玉梅持有99%的股權。但實際出資人銀鴿投資并不知情。

  經核查,營口乾銀系銀鴿集團、北京乾誠聚富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簡稱“北京乾誠”)共同成立的合伙企業,后銀鴿投資受讓銀鴿集團持有的營口乾銀4.67%合伙份額,由此,銀鴿集團、銀鴿投資及北京乾誠認繳的出資額分別為28.3億元、1.4億元、0.3億元,比例分別為94.33%、4.67%、1%。截至2018年12月31日,銀鴿投資實繳出資1.265億元,銀鴿集團、北京乾誠實繳為0元。根據其合伙協議約定“以合伙人的實繳出資比例分配合伙企業的利潤”,銀鴿投資成為營口乾銀的實際控制人。

  營口裕泰系營口乾銀2017年7月發起成立的子公司,具體實施合伙企業的對外投資事物。其中,營口乾銀對營口裕泰出資占比99%,營口裕泰的法人代表鄧玉梅出資占比1%。

  短短兩年時間,由銀鴿投資實控的營口乾銀所持營口裕泰的股份蒸發了98%。銀鴿投資坦言,目前已與北京乾誠失去聯系,同時不能實際控制營口乾銀。這一變動對銀鴿投資影響很大,意味著該公司失去的還有通過營口乾銀對外投資所取得的大部分收益。

  據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5月,營口乾銀通過營口裕泰的香港全資子公司優品公司間接投資了安世半導體,由此持有2%安世半導體的股權;2018 年6 月,營口乾銀間接投資的尚衡有限公司(簡稱“尚衡”)取得Pacific Alliance Investment Fund L.P。(簡稱“Pacific Fund”)的全部權益,從而持有 JW Capital Investment Fund LP(簡稱“JW Capital ”)27.78%(對應 1.25億美元)的有限合伙份額,同年10 月, Pacific Fund決定退出持有的 JW Capital 1.25億美元有限合伙份額,交易對價為 2.29億美元。

  粗略統計,僅在這幾項已公開的對外投資項目中,銀鴿投資的損失就達數億元。

  讓人疑惑的是,在這起合伙人之間的糾紛當中,銀鴿集團似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

  一個缺錢,一個不還

  8月15日,銀鴿投資發布公告稱,控股股東銀鴿集團擬提請銀鴿投資董事會、股東大會批準變更還款承諾期限,即將標的債務還款日期由 2019 年 8 月 31 日調整為2020年8月31日前。提請在銀鴿投資8月30日召開的臨時股東大會上表決通過。公告還顯示,截至6月30日,這筆標的債務連本帶息高達4.04億元。

  這是銀鴿集團第二次提請變更還款承諾期限,并獲得通過,第一次發生在2018年8月份,在這筆標的債務還款期限到來的前兩天,銀鴿投資臨時股東大會通過銀鴿集團將還款期限由2018年8月31日變更為2019年8月31日。

  對此,銀鴿投資發布公告稱:銀鴿集團無法按期籌集到相關資金,因此再次將還款日期延后一年。

  梳理發現,7月份銀鴿投資兩次發布公告稱,控股股東銀鴿集團所持銀鴿投資的7.69億股全部被輪候凍結,凍結期為3年。

  事實上,銀鴿投資也急需解旱的甘霖。2017年和2018年銀鴿投資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分別為 1.99億元、0.31億元,2019年上半年為0.57億元;2017年和2018年其經營活動現金凈流量額分別為2.44億元和-3.57億元,2019年上半年為-3.17億元;資產負債率也逐年攀升,2017年和2018年分別為49.59%、58.33%,2019年上半年為61.22%。

  常年虧損,商票驟增4億

  資金是企業運行的血液。投資屢屢失利、欠款難以收回導致資金緊張的銀鴿投資業績并不好看,賬面常年虧損,偶有盈利,也非常微薄。

  圖片

  2011年至2016年,銀鴿投資共計虧損16.71億元,扣非歸母凈利潤連續6年為負。特別是,2013年、2014年連續兩年虧損,一度被“ST”,所以能在2015年摘帽,實現凈利潤0.20億元,與處置其第一生產基地、子公司河南無道理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相關資產以及年末收到政府補貼有極大關系。

  2017年扭虧為盈,凈利潤為0.12億元,扣非歸母凈利潤為0.08億元。但這也只是曇花一現,經查,當年銀鴿投資轉手了其虧損子公司,靠剝離不良資產得來的“賬面盈利”。

  伴隨業績連年不佳的是,銀鴿投資的市場地位悄然弱化,銀鴿投資坦言其在市場上的語言權并不強。這一點直接在反映在其逐年增加的商業承兌匯票上。

  圖片

  2016年至2018年年報顯示,銀鴿投資經營所得的商業承兌匯分別為0元、1.03億元、8.09億元,占全年總應收票據的0%、50.50%、91.24%。2019年1~6月就飚至12.40億元,占本報告期應收票據總額的99.44%,比上年同期增加53.15%;應收賬款期末余額增長到 3.20 億元,同比增加 88%。

  盡管如此,與同行相比,銀鴿投資的商業承兌匯票仍顯得異常高,潛在經營風險很大?!锻顿Y者攻略》就上述諸多問題聯系銀鴿投資,一直沒有得到回復。

  此外,銀鴿投資董事及審計委員會委員封云飛已于7 月 23 日辭去所有職務,與銀鴿投資8月15日發布2019年半年報只隔了23天。

文字關鍵詞:

版權所有 @2010-2012 財富投資網(銀投網) 粵ICP備18155955號

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

北京时时彩开奖在哪查